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商店公告

3F 精品推荐

自由兵 EDC防身十字架 便携战术防卫项链军迷女子防身工具 破窗器
自由兵 EDC...
¥316元 ¥79元
自由兵 户外透气单鞋战术靴  风暴夏季沙漠靴  军迷特战靴男靴子
自由兵 户外透...
¥590元 ¥148元
自由兵户外 战术弓箭手背包 轻便日常快取 斜跨单肩包 户外野营包
自由兵户外 战...
¥796元 ¥199元
© 2005-2017 在自家的阳台上我呆着神看那几个空花盆这一盆去年还种着君子兰养育了五年之久不曾开花,在一个不经意的霜冻天君子兰给冻坏了。不久叶子烂了根也枯死我难过了不少日子。那一盆曾经种过一株对红可那花养了两年却不开花。这盆花原是家中父母养的花那花年年开可到了我这里却不再开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兴许是我不善养花兴许是这花和我没缘分终于在前年冬天花死去。那年是父亲去世的年份父亲享年八十六岁也算高寿了。一个贫苦农民的儿子在抗战时就走上了革命道路解放后进城成了接管邮电局的第一批革命干部。一干三四十年清白了一生。他经常讲的话是国家是国家的财物自己是自己的一定要分清国家的一根草绳都不能拿回家这是原则。他以自己一生没违犯过党的纪律为最大的骄傲。他自豪地说过当年和我一块进城的百十号农村干部到了六五年好的剩下不到一半,过了文革就剩下了一两个犯这样那样错误倒下的人太多了我幸运啊。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